当前位置:首页 > 征途商业版本 > 正文

货车司机开《征途》私服 一年获利数十万元

时间:2018-03-02 23: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166次

  从资深游戏玩家到私服架构者,曾是货车司机的王某一步步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去年起,王某非法购买《征途》游戏源代码,租借境外服务器架构网游私服,一年来借此非法牟利数十万元。

  商报记者昨日获悉,最近虹口公安分局经侦支队侦破了一起网络游戏侵犯著作权案,抓获3名犯罪嫌疑人,查封境外服务器9处,关闭私服游戏网站及链接地址百余个。据悉,虹口警方的“亮剑行动”开展以来,已捣毁制假、屯假、售假窝点59处,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111名,涉案价值1.2亿元。

  今年2月初,虹口公安分局经侦支队陆续接到网络游戏玩家的报案,称在网游《征途》的“上一上”、“去一去”等网站上打游戏,按照网站的方式付款后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游戏装备,损失从几十元到上千元不等。

  玩家小黄就是其中一名受害者。去年12月,他根据论坛的一则小广告,开始在“上一上”网站上玩征途游戏。起初付钱后,都能及时得到游戏装备。但1月下旬,他通过网银付款200多元却没能收到装备,向管理员再三咨询,对方开始还说会查询下,后来索性没了回音。

  警方接报后,立即对玩家所提供的网站进行查询,然而发现他们所举报的《征途》游戏网站并非官方授权,而是通常所称的网游“私服”。初步调查,这2个私服网站的注册人数已达到了7万人次,规模较大,网站管理员的行为已经涉嫌侵犯了著作权犯罪,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

  为进一步掌握涉案网站的具体情况,侦查员注册成为网站玩家,并通过与其他玩家和游戏交流,监测该网站的运行情况。侦查员发现,虽然涉案的私服网站设在境外,但是网站管理人公开的联系方式和汇款账号信息显示其都在境内。侦查员从资金流着手,调查私服幕后的操控者。经过一周的细致工作,犯罪嫌疑人的地理位置和真实身份等情况浮出水面。侦查员立即驱车赶往江苏,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犯罪嫌疑人焦某在其家中被当场抓获。

  面对从天而降的警方,焦某万分后悔,他怎么也没想到就在他婚礼前两天落网。他向侦查员道出了自己这一年开设私服的情况,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焦某称他并非真正的私服网站架设者和控制人。

  原来,他也是从网上一名叫“小强”的广东人租借了游戏端口。而焦某则每月向“小强”支付近3000元的租赁费、维护费和广告费用。

  根据焦某的说法,他与小强并不认识,双方联系仅是一个QQ号。但“小强”的这个QQ号并不是经常在线,侦察员一直守在电脑前,多次试图联系他均没有成功。

  综合之前焦某的相关供述,侦查员判断“小强”平日很有可能混迹于广东湛江的网吧。为此,侦查员立即赶到湛江,在当地网吧开展地毯式排查。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警方将网名叫“小强”的陈某一举抓获。

  不料,陈某到案后竟也称自己不是真正的私服网站架设人,自己不过是个“二道贩子”,是从“清风”那里租赁网站数据端口,再转租给焦某,每个月收三四百元手续费。

  至此,“私服”背后真正的大鱼总算浮出水面。侦查员再次赶赴冰城哈尔滨寻找“清风”的踪迹。白天走访调查,晚上分析汇总,“清风”的身份信息逐渐清晰。

  在哈尔滨道里区警方的帮助下,侦查员最终确定了嫌疑人王某的落脚点,并于3月14日将“清风”捉拿归案。

  到案后,30岁的犯罪嫌疑人王某交代,自己平时爱好网络游戏,以前是货运司机,每月跑两趟哈尔滨到上海的长途。大前年,他不幸遇上一场车祸,胸椎骨折不得不休息了一年多。养伤期间,他闲得无聊沉溺在网游中。

  没了工作收入,日常开销又大,王某开始寻觅生财之道。作为骨灰级玩家的他,对私服游戏相当熟悉。他想,别人能开私服赚钱,自己也懂一些编程技术,完全可以靠此挖出金矿。

  于是,去年王某在网上非法购买了《征途》游戏源代码,并以每月1250美元的价格租借了9个境外服务器,并设置了多个客户端,以此贩卖私服网站和收取维护费用。

  据悉,在王某开设的私服里,玩家花1元钱能买多少点卡全凭管理员说了算。“这个属性是我们自己设置的,1元钱可买1点或1万点,价格设置越低就能多吸引游戏玩家。自己架设的游戏,我们获取装备不需要花钱,哪个玩家有需要,我们就卖给他。”

  王某所述,靠着卖网站、维护费、卖装备等费用,架设《征途》私服这一年来牟利不少,每月进账7万元,除去租用服务器、购买广告、设备等支出费用,到手利润可达二三万元。至案发时,他自称已获利数十万元。

  在采访中,商报记者注意到,本案的3名犯罪嫌疑人年纪在二三十岁左右,玩网游多年,个个是其中的好手。但除了沉溺电脑游戏中,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并无正当职业,在世人的眼里可以算得上用“游手好闲”四个字来形容。

  28岁的嫌疑人焦某,租赁私服游戏端口一年来赚了8万元,可他却称自己赚的钱大部分最后还是用于玩网游。

  26岁的嫌疑人陈某,在落网前几个月从不回家,居无定所,吃喝拉撒睡基本在网吧解决。长时间呆在电脑前打游戏的他,身上总是散发着一股臭味,身体很弱,甚至还生着这个年纪都不该有的疾病。

  而嫌疑人王某,伤养好了,他也没有恢复到以前的职业,而是继续沉溺网游,最后更贪心地架构私服,而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作为游戏玩家,焦某这3人显然对网游太过沉迷,当他们通过私服游戏来满足自己的私欲时,更是伤害了很多游戏玩家。

  在焦某管理的私服端口,已有7万人次注册了游戏。如今,嫌疑人落网了,私服网站关闭了,可这些玩家却投诉无门,投入大量的精力和金钱也付之东流。

  在网上,商报记者就搜索到不少私服玩家的被骗经历。“玩私服充了钱,但管理员却乱封号,辛辛苦苦打的经验和装备全空了,请问有什么地方投诉?”“在几个资深私服网友的介绍下,新去一个私服网站,花了3000元买了套顶级装备,爽了一下午,结果傍晚竟然掉线了,怎么也上不去,原来私服还有托,这钱就这么没了。”

  一位资深玩家告诉商报记者,很多私服网站往往有黑客在页面上“挂马”,一旦玩家电脑被植入木马,就成为了黑客手中的“肉鸡”,个人的私密和安全全无,也就经常发生游戏盗号和值钱装备被盗的事件。

  此外,虹口警方还在调查中获悉,大多数的私服均是通过非法开设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出售虚拟的游戏币,很容易造成个人信息泄露,产生其他的隐患,而如果支付平台跑路,玩家支付的钱也难以拿回来。

  不光玩家的利益无法得到保障,看似无害的私服还严重危害了国内的游戏产业。据不完全统计,因“私服”而造成正规游戏公司的经济损失每年超过1亿元。

  近年来,一些国内游戏公司投入重金研发本土特色的网络游戏,从研发到推广费用高达上亿元人民币。

  但私服产业者仅投入数千元甚至更少的资金,采取低价的方式来吸引游戏玩家,给有著作权的游戏官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在本案中,据《征途》游戏的开发出品公司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估算,仅上述私服网站带来的利益损失就达近百万元,对其公司信誉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